服务时间:周一至周日9:30~21:30
滚动快讯: 我的关爱殷瑛老师为“新闻晨报”撰(2015-01-28)     我的关爱资深级心理专家刘晏华接受(2015-01-28)     我的关爱心理咨询师殷瑛,为某国际(2015-01-28)     我的关爱刘晏华老师为某大型通信公(2015-01-28)     我的关爱刘德华老师为老干部局开展(2015-01-28)     我的关爱心理咨询师殷瑛,为某国际(2015-01-28)     我的关爱刘晏华老师为某大型通信公(2015-01-28)     我的关爱心理咨询师刘晏华为某大型(2015-01-28)     我的关爱心理咨询师刘晏华为浦东某(2015-01-28)     我的关爱心理咨询师刘德华为浦东某(2015-01-28)     我的关爱刘晏华老师为浦东某社区开(2015-01-28)     我的关爱心理咨询师蒋以宁为浦东某(2015-01-28)     我的关爱咨询师团队成为政府实事项(2015-01-28)     我的关爱作为上海国家心理咨询基地(2015-01-28)     我的关爱心理咨询师为浦东某社区开(2015-01-28)     我的关爱心理咨询师刘德华为浦东某(2015-01-28)     我的关爱心理咨询师张华老师为国内(2015-01-28)     我的关爱心理咨询师刘德华老师为浦(2015-01-28)     我的关爱心理咨询师为浦东某社区开(2015-01-28)     我的关爱王洁老师为“新闻晨报”撰(2015-01-28)     我的关爱资深级心理专家刘晏华接受(2015-01-28)     我的关爱资深级心理专家刘晏华老师(2015-01-28)     我的关爱王洁老师为“新闻晨报”撰(2015-01-28)     心灵咖啡网专访:我的关爱资深级心(2015-01-28)     我的关爱资深级心理专家刘德华为浦(2015-01-28)     我的关爱资深级心理专家刘晏华老师(2015-01-28)     我的关爱资深级心理专家张华老师为(2015-01-28)     我的关爱心理咨询师陈天星老师为“(2015-01-28)     我的关爱作为上海国家心理咨询师基(2015-01-28)     我的关爱心理咨询师王洁老师为“新(2015-01-28)     我的关爱心理咨询师陈天星老师为“(2015-01-28)     我的关爱心理咨询师蒋以宁老师为“(2015-01-28)     我的关爱心理咨询师陈天星老师为“(2015-01-28)     我的关爱心理咨询师为浦东某社区开(2015-01-28)     我的关爱心理咨询师王洁老师为新闻(2015-01-28)    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咨询类别 > 亲子密语 > 自闭症

 
为什么自闭症患者爆增,是疫情流行还是发现的更多?
文章来源:   发布时间:2015-08-11

 Ƹ̵̡Ӝ̵̨̄Ʒ、摄影、窗、安静、南森


  美国疾病防治中心估计全美约有1%的孩童有不同类型的自闭症,是1980年代预估数字的20倍,怵目惊心的成长率,激起众多学者专家积极探讨缘由,何者引起脑部病变?为什么又有那么多的孩童受到影响?


  不过很多迹象都显示,不是这种疾病突然暴增,而应该说是有更多的孩童被诊断出来而已。与生物学无关,主要是自闭症定义被放宽,这几年来有关身心失调的科学知识逐渐被开发,鉴定识别的方式也跟着改进不少。至于有些人认为归咎于环境因素,至目前为止尚无任何确实的研究结果可以证明。


  杜克大学前精神病学系主任法兰西斯表示,自闭症暴增引起家长恐慌根本没有必要,20年间不可能有这么巨大的改变,数字或许有增加,但增加的主要原因在于,因为科学进步被检验出来而已。


  但无论如何,自闭症冲击到整个社会,已是不争的事实,加州过去10年来花费在自闭症治疗上的费用,暴增三倍,每年达6亿3,800万美元。目前加州公立学校学童接受自闭症治疗,如语言、行为和其他疗法等的人数是2000年的五倍,特殊教育的花费大大重伤早已捉襟见肘的教育预算。


  对自闭症被普遍认知,大部分的专家都认为是一种进步的象征,过去自闭症患者一直被漠视误解,只有非常严重的患者才能得到帮助。但也有专家表示,过度密集的筛检,可能有很多人会被无辜的贴上自闭症的标签。以加州为例,平均公立学校学童约有1.1%为自闭症患者,但较富裕的橙县就高达1.6%,而有很多乡下地区,甚至连一个患者也没有。全美各州比率差别也很大,例如明尼苏达州的自闭症比率是爱荷华州的10倍。这也说明区域性的社会及文化差异,造成不同区域对自闭症的认知与态度有广泛的差异。


  家长、医生及教育人员的积极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素。根据研究,自闭症的发现是愈早愈好,最好在两岁时就开始接受一系列的疗程,可以有效的减轻症状,甚至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。很多家长甚至不惜对簿公堂,就是为了获得社会服务资源,让自己小孩早些接受治疗,也不愿小孩冒风险,成为终身被人指指点点的自闭症患者。


  自闭症诊断一直是个难题,不能用血液、生物检验,只能从一些异常行为表现的综合症状来判断,如:欠缺情感作用、与人交流沟通困难、严格遵循固定的行为模式等。最早是约翰普金斯大学的精神病学教授 Leo Kanner于1943年描述这案例的特征,由于怪异的行为让家长别无选择只有送来医院治疗。早期这种病人被公众极大误解,他们会咬自己的手指、把秽物涂在墙上,没有任何情感的回应和互动。直到1980年被列入美国精神病学的圣经──「精神障碍诊断与统计手册」才正式公诸于世。


  今天大众所了解的自闭症有许多面向,综合称为「泛自闭症障碍」(ASD),受影响儿童的范围极大,多数是男孩,症状包括不断把头撞在墙上、沉漠不语的,或是喋喋不休、不停谈论错综复杂地铁系统的天才,这两种极端症状的人数都有增加,许多原先还被认为是智商障碍或精神分裂、精神病的孩童。


  加州学校自1991年起开始追踪自闭症,虽然自闭症是终身性的疾病,但还是有许多孩童是温和症状,在自闭症边缘上游移,一时之间难以鉴别也只有被归入其中;还有亚斯伯格症(Asperger)的小孩虽没有智力和沟通上的缺陷,但有自闭症的症状,也自1994年起被纳入其中,因此才造成2000到2010年间,自闭症学童的统计,从将近1万4,000人,骤升到7万名,成长率飙涨数倍的离奇现象。

-、dark、我的精挑细选、孤独症、艺霖宝子

我的关爱上海心理咨询预约:021-20235175/77
我的关爱心理咨询版权所有,转载请注明出处,个别授权单位除外!
 
上一篇:正确看待儿童自闭症的诊断和结果
下一篇:孤独症儿童语言开发的先决条件
关注公众账号